<font id="vbjtn"><p id="vbjtn"></p></font>

<p id="vbjtn"></p>
<video id="vbjtn"><output id="vbjtn"><font id="vbjtn"></font></output></video>

<video id="vbjtn"><p id="vbjtn"><delect id="vbjtn"></delect></p></video>

<p id="vbjtn"></p>

<p id="vbjtn"><output id="vbjtn"><delect id="vbjtn"></delect></output></p>

<p id="vbjtn"></p><noframes id="vbjtn"><output id="vbjtn"><output id="vbjtn"></output></output><video id="vbjtn"></video>

<p id="vbjtn"></p>

<p id="vbjtn"><delect id="vbjtn"><font id="vbjtn"></font></delect></p><video id="vbjtn"><delect id="vbjtn"><font id="vbjtn"></font></delect></video>
<video id="vbjtn"><delect id="vbjtn"><font id="vbjtn"></font></delect></video>

<p id="vbjtn"><p id="vbjtn"></p></p>

<video id="vbjtn"><output id="vbjtn"><font id="vbjtn"></font></output></video><video id="vbjtn"><delect id="vbjtn"><font id="vbjtn"></font></delect></video>

詩壇訊息
“老天許我做詩人”——記打工詩人柯雪明?

發布時間: 來源: 閱讀:
分享到:


無意中從一個公眾號上發現了柯雪明的作品,幾經周折找到本人,加上了他的微信。

據柯雪明自己介紹,他1962年出生于安徽省望江縣,自幼喪母,隨奶奶長大。讀到初中一年級,奶奶病逝了,他便輟學回家,幫助父親操持家務。1978年,他在學手藝時,接觸到本縣幾位詩詞功底很深的老先生,開始學習格律詩詞。

但對他影響和幫助最大的,還是上海師范大學教授吳紹烈先生。1991年,柯雪明到上海打工。擺攤招攬業務時,在三合板上寫了一段“廣告語”:“拋妻棄子,背井離鄉。胸懷一腔大志,勇闖上海灘。只說是一帆風順,又誰知凄苦彷徨。繁華街頭彳亍,空了衣袋,苦了腹囊。細思量,難回鄉,兩手空空,怎見爹和娘。七尺男兒羞難當,倒不如,魂投黃浦江?!?/span>這段別致的“廣告語”被恰巧經過的吳紹烈先生看到了,同為望江人氏的吳先生聽到柯雪明與工友的鄉音,不但熱心地為他聯系了裝潢業務,還與他成了莫逆之交,經常指導他詩詞學習與寫作。

“打工”一詞,本身就帶有被生活所迫不得不做的含義,而“打工”人再去寫詩,更難免為自己惹來非議帶來壓力。他回憶道:“沒有完整的時間來學習和寫作,只能在晚上下班或因天氣原因不能出工時,才可以讀詩寫詩?!薄吧习鄷r間,想起來一兩句,就趕緊記在紙上或手機里,抽空再整理完善?!贝蚬と?、尤其是打工詩人的生存狀態,我們無需體驗,耳聽眼見甚至憑借想象,亦能有幾分感受。對于這樣的人生境遇,柯雪明應該也有過迷茫和困惑,這種心情,在他的一首《打工感懷》我們可以體會出來:

不善言談不善交,東拼西走未辭勞。

人情禮節雙肩挺,糊口養家一力挑。

苦盼今朝超往日,尚期來日勝今朝。

奈何恰遇時風亂,手藝偏無口藝高。

然而,屈原放逐,乃賦離騷;左丘失明,厥有國語;杜甫因生活困頓才有“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的控訴和“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的吶喊……所以,坎坷與磨難對于弱者來說是絆腳石,但對于強者來說從來都是原動力。更多的時候,柯雪明表現出來的則是對生活的樂觀態度和美好向往。他在《鷓鴣天·年末在外打工有感》寫道:

  一醉醒來百感加,春風端不負天涯。英雄雖是當年事,老樹還開昨日花。

休氣餒,莫嗟呀。殷勤趕上末班車??v然三九寒霜冽,凍筆猶能繪晚霞。

還有他的《長沙打工思歸》:

薄利浮名競日忙,親情鄉梓總難忘。

彎弓放出歸心箭,潑墨書成撲鼻香。

酒到多時偏說少,人知短處即為長。

憑欄又聽南歸雁,秋滿庭除詩滿囊。

所謂“在心為志,發言為詩”,換個角度也可以理解為,詩必須寫自己的真實生活真實情感??纯辞懊娴膬墒自?,“休氣餒,莫嗟呀”是自我開導和解壓,“殷勤趕上末班車”是自我激勵和加油,“人知短處即為長”是對人生的理解與感悟,“凍筆猶能繪晚霞”秋滿庭除詩滿囊,則既表達了對現實生活的滿足,也表達了對美好未來的自信。還有:“命運由他閑扯淡,功名與我不相干?!?/span>(《自遣》)“人沒作為空嘆老,菊存傲氣不悲秋?!?/span>(《鄉居有懷》)“虛心筍作虛心竹,自在人如自在鷗?!?/span>(《鄉居雜韻》“平常日子尋常味,得放歌時且放歌?!?/span>(《鷓鴣天·遣懷》)無不彰顯了柯雪明豁達超脫的人生境界。

  柯雪明說,由于文化水平低,很難寫出滿意的作品。我并不把這話當作柯雪明的謙虛,因為,詩詞的確是要靠“文化”來“打底子”的。但我也告訴他,學養固然重要,但寫詩首先得有天資和悟性,得有對詩的真心喜愛。學養可以后天積累和豐富,但天資和悟性是與生俱來的。沒有這個,再多的“文化”也成不了詩人。

  柯雪明的詩,沒有華麗的辭藻和深奧的立意,平淡樸實、通明剔透。“陽回南浦草萋萋,欲寫新詩雨作題。水匯細流河面闊,云生濕氣柳條低。田耕后畈和前畈,魚釣深溪與淺溪。最是穿簾雙剪影,為營故壘啄春泥?!?/span>(《春雨有懷》)描寫生動細致,入境合時,非春雨后不可見此景。“沿河十里綠迢迢,相送吟朋過石橋。摘得一枝聊贈別,柳中信是最長條?!?/span>(《詩友來訪有別》)折柳贈別,無人不知。然以“最長條”代最深情、最不舍,雖未直說,卻能隱見。“向晚炊煙輕似霧,依稀畫里人家。墻邊熟了小枇杷。鳥兒爭搶食,啄斷嫩枝椏。 醉在天然風景里,輕他鬧市繁華。不知春又綠橫斜。故鄉人厚道,醇似野山茶?!?/span>(《臨江仙》)“故鄉人厚道,醇似野山茶”,家鄉景致,生活語言,平白曉暢,不事雕琢,卻未減半分味道。

 柯雪明發給我的詩詞中,沒有一首大事件、大情懷作品,寫的都是眼前景、身邊事、熟絡人。由此,不難看出柯雪明近煙火、接地氣的選材特點和自然、纖秾的審美取向。這倒是吻合與“匹配”了他打工詩人的身份特征。

柯雪明在他的《鷓鴣天》中寫道:

莫笑卑微莫厭貧,老天許我作詩人。家長里短隨心詠,綠水青山濡墨新。

梅格調,玉精神。園栽竹柏結高鄰。雖然不得生花筆,一韻初成字字真。

無論從事什么職業,能有一份詩心,便是莫大財富和榮耀。因此,我想對柯雪明說,既然“老天許我作詩人”,那就篤定詩心,堅強地走下去吧。?


柯雪明作品選

 

村居閑吟

紫薇夾道錦成墻,不盡風光比路長。

緩步村前花巷里,無辜惹得一身香。

 

打工有懷

走南闖北苦掙錢,眨眼之間又一年。

已把深情憑雁寄,鄉思寫到白云邊。

 

秋日閑吟

桂子飄香獨倚樓,雁聲啼徹一江秋。

鄉情寄到深深處,最怕人前兩淚流。

 

鄉村初夏

萬綠叢中鳥亂鳴,鄉村四月藕風清。

刺槐枝上花如雪,盡是農家玉串成。

 

打工在外有懷

桃花開又臘梅開,客地奔波久未回。

夜對東南遙放眼,一盤月自故鄉來。

 

也說重陽

極目循聲望,云波渡雁行。

蘆搖千頃雪,菊散一籬香。

孝老知恩重,言詩得趣長。

雨過桐葉徑,持帚掃秋涼。

 

月夜思鄉

夜靜人無寐,風微水自閑。

動情思故舊,隔岸念遙山。

夢在心頭起,客從何日還。

一團青白玉,可否到鄉關?

 

自遣

僻居村野得清歡,苦辣酸甜燴一盤。

命運由他閑扯淡,功名與我不相干。

花前斗酒隨春老,月下敲詩到夜殘。

若使寸心生善意,紅塵處處作蒲團。

 

鄉居有懷

詩養精神酒遣愁,鄉間歲月足風流。

白云堆里聞私語,落水潭中下釣鉤。

人沒作為空嘆老,菊存傲氣不悲秋。

一如高去高來雁,爭個逍遙自在游。

 

鄉居雜韻

家住雷池古渡頭,有山有水復何求。

虛心筍作虛心竹,自在人如自在鷗。

性慣疏狂時撒野,口無遮掩亂吹牛。

紅紅日子金黃調,好趁天晴曬個秋。

 

鷓鴣天·遣懷

半百人生故事多,欣然壯志未消磨。能行曲曲彎彎路,趟得深深淺淺河。

終破繭,去心魔。借來山水作吟哦。平常日子尋常味,得放歌時且放歌。

 

鷓鴣天·年末有寄

殘臘聲中一歲除,此心早已上歸途。遍嘗世味方知累,撞破南墻不認輸。

拼韌勁,闖江湖。收成微薄勝于無。年將到處春將近,趁好心情寫鷓鴣。

 

鷓鴣天·遣懷

凡事休成假大空,一層境界一分功。好詩常讀知余味,銹劍新磨見冷鋒。

修定力,養涵容。順流還借順帆風。高山更在高山外,欲破巔峰路萬重。

 

作者:武立勝


在線人數:246今日訪客數: 4223今日頁面瀏覽量: 29470總頁面瀏覽量: 17468483

辦公室:66110906組織聯絡部1:66110720組織聯絡部2:66519540理論評論部:64029139詩教培訓部:66156739網絡信息部:66079545賬務室:66081124

學會地址:北京市東城區東四八條52號三樓中華詩詞學會 郵編:100007 京ICP備19044437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102004337號

《中華詩詞》雜志社:辦公室、發行部:64068289編輯部:64068468

雜志社地址:北京市東城區東四八條52號二樓《中華詩詞》雜志社;郵編:100007投稿電子郵箱:zhscbjb@163.com

技術支持: 江蘇書妙翰緣科技發展有限公司詩詞云

开心激情站

<font id="vbjtn"><p id="vbjtn"></p></font>

<p id="vbjtn"></p>
<video id="vbjtn"><output id="vbjtn"><font id="vbjtn"></font></output></video>

<video id="vbjtn"><p id="vbjtn"><delect id="vbjtn"></delect></p></video>

<p id="vbjtn"></p>

<p id="vbjtn"><output id="vbjtn"><delect id="vbjtn"></delect></output></p>

<p id="vbjtn"></p><noframes id="vbjtn"><output id="vbjtn"><output id="vbjtn"></output></output><video id="vbjtn"></video>

<p id="vbjtn"></p>

<p id="vbjtn"><delect id="vbjtn"><font id="vbjtn"></font></delect></p><video id="vbjtn"><delect id="vbjtn"><font id="vbjtn"></font></delect></video>
<video id="vbjtn"><delect id="vbjtn"><font id="vbjtn"></font></delect></video>

<p id="vbjtn"><p id="vbjtn"></p></p>

<video id="vbjtn"><output id="vbjtn"><font id="vbjtn"></font></output></video><video id="vbjtn"><delect id="vbjtn"><font id="vbjtn"></font></delect></video>